首页  »  小說專區  »  校園春色  »  【父辈的余阴:救夫人妻】(04)【作者:nm88
【父辈的余阴:救夫人妻】(04)【作者:nm88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527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

  这一路过来,张怡完全没有注意到过往的一切。她已经陷入了无尽的痛苦中。无论做哪一种选择,她都将面临着无尽的悔恨。

  不去,保全自己的那一丝清白。却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丈夫哐当入狱,自己的家庭会断了经济来源,自己家的房子,存款可能会当做非法收入被收归国家。那些平日里羡慕自己的闺蜜朋友私底下指不定怎么嘲笑自己。

  去,赌那一线生机,保全自己丈夫,保全自己的家庭,而自己的躯体却会沦为男人的玩物,这具丰满的具体会被丈夫之外的男人蹂躏,下面象征女人贞洁的私处会被陌生男人的肉棒插入。

  该如何选择对张怡来说非常困难,但是做出选择却是非常简单。她无法想象失去一切后的生活会是多么辛苦,她不敢去想那种身无分文艰难度日的日子。而且她也不想自己刚刚出生的女儿过上那种清贫的生活。

  所以,现在,张怡坐上了去往地狱的列车。她无比的希望这条路永远没有终点,渴望到达的时间再晚一点。

  可惜再远的路都会走完,在遥远的目标总会到达。

  麻木的走在路上,看着周围匆匆而过的人群,张怡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这个世界抛弃的可怜虫,哪里都没有她的落脚之地。

  而那栋记忆里不想再到达的房子已经清晰的出现在眼前。那么耀眼,那么突兀的映入了张怡的眼中。

  「欢迎光临,张阿姨……请进……」在家苦等了好久高贝宁等的都有点要放弃了,那么多精心的准备却没有人参与,苦等的高贝宁以为自己的计划已经失败了。

  突如其来的门铃声就像是天堂的乐章,让他的身体从上到下都忍不住打了寒颤,按开手中的遥控器,带着邪气的微笑,高贝宁打开了大门。

  一门之隔的张怡,门铃的声音就像是恶魔的响钟,敲开了地狱的大门,随着高家防盗门的打开,张怡仿佛看到了群魔乱舞的地狱之门为自己开启。

  「你……你到底能不能救……救我老公……」站在门口的张怡不确定这个只有半大的男孩可以决定自己丈夫的命运。

  「张阿姨,不要这么着急嘛……先进来坐着说……」看到这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少妇人妻已经上钩,高贝宁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你要是不能证明你能解决麻烦,我现在转身就走,如果你要用强,我现在就叫,反正我老公也出不来,我也什么都不怕了……」强壮镇定的张怡一定要确定自己做的那个决定是否值得。

  「好好好,你看这是谁的电话……」高贝宁给张怡看了一个电话,随手就拨了过去。

  这个电话张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这是这次纪委小组组长张硕的电话,这几天自己一有时间就拨打这个电话,除了一开始得到几个官方的回答,后面连接都不接了。

  「嘟……嘟……」电话通了之后,高贝宁打开了公放,然后示意张怡,小声说道,「你不会想在走道上说你丈夫的事情吧?」

  说着,高贝宁就把进门的通道让开,就这么看着张怡,无声的逼迫让张怡别无选择,只能跟着跻身进了高家的大门。

  随着防盗大门关闭,张怡感觉自己浑身寒冷,那通往光明的最后一道路被自己丢弃了。现在她只能舍身在地狱伺候恶魔,换取家庭的安稳,换取丈夫的平安,换取女儿的生活。

  张怡现在虽然进了高家的大门,但还是小心的防备着高贝宁,不见到高贝宁的显示可以拯救她丈夫的能力,她宁可死也要保护自己的清白。

  虽然做好了丧失清白的准备,但是也要丢弃的有价值。

  「小高啊,怎么了,找张叔叔有什么事情么?」电话终于通了,高贝宁得意的看了一眼紧张的张怡。

  「没事,张叔叔,我就想问问刘全志现在什么情况啊……」说着,高贝宁一边拿着电话,一边向张怡走过去。

  男孩色眯眯的眼神让张怡感到反感和恶心,但是这个难得打通的电话,让她又不敢放肆。只能老老实实的站在那,看着色眯眯的男孩越靠越近。

  「怎么,小高认识他?」张硕充满疑问的问着高贝宁。

  而这边高贝宁已经和美艳人妻张怡近乎零距离的接触了,高贝宁的胸口压住了少妇生完孩子后丰满的胸部,不停的挤压。一只手拿着电话,一只手搂住了张怡纤细如水蛇的腰肢,在那翘挺浑圆的屁股上猥琐的抚摸着。

  而张怡却是无声的抵抗着,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嘴唇,害怕自己的尖叫声惊扰了电话那头的张硕。

  「小高???」半天没有收到回答的张硕再次问道。

  「不是,就是有个朋友让我问的,张叔叔这些不算保密信息吧……」高贝宁一边用眼神警告挣扎的张怡,一边用手和胸口细细体会着女人身体的韵味。
  「没事,就是保密的信息,小高你想知道,也可以告诉你……哈哈哈……」张怡惊呆了,这可是那个高傲无双,目中无人的张硕么?怎么现在张怡听见他的话,感觉他就像是一个狗腿子在讨好自己的主人啊。

  张怡挣扎的力量开始无力,她不知道是自己累了,还是相信了这个小男孩居然有着恐怖的能量。一个电话就可以指挥那些恐怖的纪委小组。

  「那个刘全志啊,这才审问了3天,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已经不吃不喝了2天,我看啊,估计快废了……」张硕漫不经心的描述着刘全志的状态,却不知道现在刘全志的妻子都被高家小少爷搂在了怀里,肆意的玩弄和侮辱。

  张怡一听这话差点叫出声来,自己那个春风得意的丈夫怎么会落到这个田地,那……那……自己的那个家怎么办?

  快想办法,把丈夫救出来,只要能洗白丈夫身上的那些罪行,那什么都可以重来。先到这,张怡只能将希望放在这个比自己小十多岁,正在轻薄自己的男孩身上。

  看着这个渴望了好久少妇,这个比自己大十多岁的女人将最后的希望放在自己身上,高贝宁高傲的笑了,就像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俯视。

  高贝宁松开了揩油的手,将女人诱惑的身体放开。「张叔叔,那个,刘全志你也别太紧逼了,给他稍微缓缓劲,把人逼死了也不太是不是?」,说着高贝宁当着张怡的面,将自己的那只邪恶手光明正大的抚上了女人的胸口,轻轻的揉捏着少妇丰盈的乳房。

  高贝宁这是吃定了女人不敢反抗,在这个档口,除了自己没有人肯帮她。既然她选择了过来,那她就做好了这个准备。

  张怡看着那只手居然当着自己的面直接抓上了自己的胸脯,这……这……简直太过分了,这是在侮辱她么?

  可是她能怎么办,她的老公已经在纪检那边快要崩溃,如果再不找人帮忙,那等待她的结局就是家破人亡。

  现在男孩肮脏的手按在自己胸脯上玩弄,已经看准了自己不敢反抗,只能默默地忍受。张怡不敢反抗,不敢逆着高贝宁的意思。只能忍受男孩的手肆无忌惮的玩弄自己的胸脯,而她却要闭上双眼,咬着自己的嘴唇,连躲闪的动作都不能有。

  「行,既然小高都这么说了,我这个做叔叔的不能不给面子……」张硕这个在外人看起来大公无私的纪委官员,实际上是高家的铁杆簇拥者,面对这个高家独苗的命令,怎么敢不重视。

  「那就谢谢张叔叔了……」高贝宁对这个高家的仆人还是非常客气的。
  「这算什么麻烦,以后有什么事尽管给叔叔打电话……」张硕大包大揽的给高贝宁做狗腿子,想要在这个高家第三代人的心目中留下好印象。

  「太客气了,张叔叔……」挂了电话,高贝宁带着玩味的眼神看着面前这个默默忍受着侮辱的女人,绯红的面孔让本就美艳的她更是诱人。

  「你……你还有没有放了我老公……」张怡本以为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刘全志获得更多的好处,可高贝宁却异常干脆的挂了电话。

  「美人,你不会以为我就摸了你胸口一下,你就要我放了你老公吧……你是不是太天真了点……」高贝宁放过了张怡的乳房,走到客厅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远远的看着站立在那的少妇。

  「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能帮我……」异常安静的气氛让张怡反而更加害怕,不安的内心是能怒吼才能得到安稳。

  「你到我身边来……」反观张怡的反常,高贝宁到时非常的冷静。

  满不情愿的张怡迈着那双笔直的长腿走到了高贝宁的身边,「说,到底你要怎么样?」,居高临下看着沙发上的高贝宁,虽然她个子比高贝宁还要高,但是气势上却低了不止一筹。

  「给我一次……」看着这个让任何男人都渴望的人妻人母,高贝宁舔着舌头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让这个坚贞的人妻放弃一切尊严和抵抗,陪高贝宁这个丈夫之外的男人3天,还是一个把她小很多岁的男孩,这让张怡感到了无力和羞耻。

  「你……你……」语无伦次的张怡不知道怎么拒绝,是该骂他的不要脸,还是祈求他的怜悯。这一刻的张怡需要独自做一个决断。

  「别你啊,你啊的了,这是我开出的条件,你刚刚也看到了,这次纪检小组的组长和我的关系不一般,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现在你可以相信我的能力了」,高贝宁看着正在思考的少妇,再加了一把火,「如果你这几天让我舒服了,别说放你老公出来,以后飞黄腾达也不是做不到。你应该知道,以我高家的势力,这点小事不会有什么问题。」

  张怡看着一脸稳操胜券的高贝宁,她那娇嫩的嘴唇都快被咬破了。屈辱,对她人格的侮辱让她恨不得和对方同归于尽,可惜她不能。她还有孩子,她还有家庭,她还有一个被纪检询问的快要疯掉的丈夫等待着她去救。

  「我答应你,但是希望你能做到你说话,要不然,我……我做鬼都不会让你好过!!!」张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

  「哈哈哈,太好了,大美人,你是我的了……」开心的高贝宁想要跳起来,这个妖艳动人少妇终于在自己面前低头了。

  看着这个只有十几岁的男孩,却有着让自己这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低头的势力。张怡觉得为什么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自己身为一个成年女人,却要在一个未成年的男孩面前放下所有的尊严和女人矜持,背弃人妻的贞洁去伺候这个男孩,用自己少妇丰盈的肉体去取悦这个半大的男孩。

  为什么?为什么?

  「张阿姨,现在你把你的衣服脱掉吧……」高贝宁异常有神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张怡。

  虽然知道这一刻会来临,可是真的到了这一刻,张怡真的无法做到想象中的那么坦然。这是多么大的一种侮辱,才能让一个女人在丈夫之外的男人面前自行脱掉衣服。

  此时此刻,张怡觉得自己不再是一个女人,甚至都不像是一个人,就像是一个物品,一个精美的礼物,即将被这个男孩享用。

  「阿姨,难道你不想答应我的要求,不想救你的老公了么?……还是阿姨等着我帮你脱衣服???」坐在沙发上的高贝宁取笑和威胁着张怡。

  「不要……我,自己来。」犹豫了片刻的张怡还是动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再也没有回头了可走,倒不如闭上眼睛忍过这一次。

  青春期的少年总是那么躁动和不安,面对张怡这样极品少妇的脱衣舞,让高贝宁的口水都制不住的流了下来。

  「完美,简直就是完美……比A片里面的那些女忧都完美……」张怡的泪水已经无法控制的顺着滑嫩的脸庞滑了下来。

  任凭昂贵的名牌衣服滑落到了地上,只穿着内衣裤的张怡犹如那维纳斯的雕像,完美到无与伦比。

  张怡一头长而飘逸的卷发披在肩上,那正在哭泣的眼睛闪着令高贝宁为之疯狂的哀怨,瓜子脸上铺着一层淡淡的妆容,那水水的红唇性感而妖媚,性感的蕾丝胸罩将她那一对酥胸暴露在外,让高贝宁觉得自己胯下的肉棒快要爆炸了。纤细的小蛮腰如水蛇一般,少妇生完小孩之后特有的丰盈小腹是那么的具有美感。
  高贝宁受不了了,直接站起来将这具上天恩赐的肉体搂在怀里,一口就吻在了张怡的红唇上,舌头赤裸裸的入侵了人妻的口中,挑逗着她躲闪的香舌。
  激动的高贝宁用力的吻着少妇张怡,双臂死死地搂着女人娇嫩的身躯,仿佛想要将她融入自己的身体。

  男女间毫不遮掩的亲热,相互交换着自己的津液,只不过高贝宁是主动,张怡是被动吞吐着男人的口水。

  就在张怡感到自己头晕眼花呼吸不上来,随时处于晕阙的时候,高贝宁放开了张怡的身子,又坐了下去。

  「张阿姨,还要麻烦你把我的裤子脱掉,让我好好介绍一下我的好兄弟……哈哈哈……」嚣张的高贝宁现在吃定了这个少妇,死死地握住她的死穴,慢慢的玩弄调教她。

  已经是人妻人母的张怡没有了少女的害羞,早就经历过人事的她对男人胯下的那个东西也是特别熟悉,只是眼前这个男孩的肉棒异于常人的硕大。

  张怡在高贝宁的双腿之间缓缓的蹲了下去,白皙的双手抓住了高贝宁睡裤的皮筋,轻轻的拉了下来,那个罕见的大肉棒再一次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挑动着,浓烈的雄性气息挡不住的扑面而来。

  这一刻的高贝宁觉得自己幸福的要死,高贵的人妻终于在自己的胯间放低了身子,主动的蹲在自己的胯下脱掉了自己的睡裤,将自己的大肉棒释放了出来。
  看着自己的肉棒距离美艳人妻的面容不到十公分的地方,异样的刺激让更多的血液涌入大肉棒,让它更加的威武雄壮。

  「阿姨,我的好兄弟是不是特别的雄伟啊……哈哈哈……来,给我舔一舔……」高贝宁这次的命令让张怡无法接受。

  让自己用嘴去服侍男人的肉棒?这是她丈夫都没有享受过的服务,虽然之前丈夫提起过,但是张怡无法想象为什么女人要用吃饭的嘴去舔男人排泄用的生殖器。为了这件事情她和丈夫发生了剧烈的争吵,最后还是以她的胜利告终。
  可现在这个小男孩,居然再次让自己用嘴去舔弄他肮脏的肉棒?

  「这不可能……」张怡第一次鼓起勇气拒绝高贝宁的命令,这个让她感到万分恶心的命令。

  「哦……呵呵……是么???」现在居高临下的高贝宁一边轻蔑的看着张怡,一边摇晃着手中手机。

  「你……」张怡当然明白高贝宁的意思,如果她不放下身段,不暂时的委身在男人的胯下,去亲吻舔舐男人的肉棒,那么她的丈夫就不会被放出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