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說專區  »  綜合小說  »  【醇酒玫瑰】(12)(完)【作者:大神坑】
【醇酒玫瑰】(12)(完)【作者:大神坑】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字数:82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插翅难飞

  「噢,九圣灵在上……」霍伊尔刚刚收好手中的那本魔法笔记,转身就看到了醇酒玫瑰的最后一位成员:公正神官雪蜜莉娅,准确的说是正在微笑着扑打翅膀飞向处刑台最后一个位置的雪蜜莉娅。

  霍伊尔顿时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因为处刑台的最后一个位置赫然屹立着一个……绞刑架!

  开玩笑,要用绞刑来绞死一位翼人!?想到这里霍伊尔顿时感到阵阵无力感泛上心头,无奈的对雪蜜莉娅说道:「雪蜜莉娅小……」

  「领主大人我的愿望就是被吊死在绞刑架上,您不会连这一个简单的愿望都不给我实现吧?嗯……」

  雪蜜莉娅看出了霍伊尔的意图,立刻微笑着转头面向霍伊尔,檀口微张出言打断霍伊尔的话。然后便在霍伊尔一脸尴尬的干笑中把自己像天鹅般细嫩的脖颈套入索套内,右手按下活动翻板的按钮,她所站立的翻板马上开始慢慢地下沉,而那条套住这位翼人神官脖颈的绞绳也在不断地拉紧,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只见雪蜜莉娅背后的羽翼正在不断地扑扇着,令她的身体呈现悬浮状态,脸上还装作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身体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努力的用腿做出各种动作,左右晃动她那苗条的腰肢。不知道的人可能还真会被她给唬住,认为她现在正在处于窒息的状态。

  「噢,领主大人,请问您是不是要先把我的双手给绑上呢?又或者是要割下我的羽翼做收藏?又或者是要试试看加上你的重量我还能不能飞起来呢?」
  雪蜜莉娅用充满挑逗的话语惹得所有来看热闹的人们纷纷发出阵阵善意的哄笑声,因为正义神殿有规定:要处死正义神殿的神官时不准许给她们佩戴任何的枷锁和镣铐!因为她们绝对会是天际里最能遵守领地规则的人,所以不需要在处刑时给她们上束具。

  可是公正之神的神官们个个都有着律师的兼职,钻法律规则的空子可是本能。所以在天际大陆上常常会有当地领主在处死这些性感可爱的神官们的时候被她们利用自己领地的法律漏洞来闹出许多笑话,虽说最后这些机灵的姑娘们统统都难逃一死,但是却总会在当地留下一些茶余饭后的笑料。

  果然,所有人纷纷露出期待和戏虐的笑容,期待着小领主怎么应付这位神官的戏弄,这可是个有趣的谈资呢。

  霍伊尔很头疼,这位翼人小姐用自己领地的规矩来打自己的脸,这是赤裸裸的挑衅,身为贵族,自己若没有强势的反击手段,今后怕会是成为别人的笑柄了。
  沉吟了片刻后,霍伊尔眉头一挑,露出了一脸微笑,走到正「吊着」雪蜜莉娅的绞刑架旁,用十分温和的语气对正在不断「挣扎」的女神官说道:「雪蜜莉娅小姐,你不知道,其实我有准备一些礼物给你,只不过刚才你上来的动作太快,所以我现在就拿出来送给你。」

  「噢~ 请问是什么礼物呢?领主大人?」雪蜜莉娅露出可爱中又夹杂着疑惑的表情,转头看向正在自己的空间戒指中掏东西的霍伊尔。

  「额,首先呢是这个。」

  只见霍伊尔从戒指里拿出了一根恐怖的按摩棒:黑色的棒子周身有着像狼牙棒一样的突起,龟头不但巨大还带有金属小粒,由于上面镶嵌著雷属性的魔晶石所以还可以判断这东西是可以释放电流!而棒子的尾部还有两条金属绳子,两根绳子的尾部都连接着一个相同款式的黑色小方盒子。

  雪蜜莉娅在看到这个恐怖的棒子后眼角一跳,深深地吞了口唾液,娇躯正在微微的打著寒颤同时心想:这东西如果被送进自己的体内后自己绝对会被玩坏掉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东西同事会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时噢……我的公正天平啊!(我的老天爷啊)

  霍伊尔看到了神官少女的花穴又是猛地一缩「扑哧扑哧」的流出花浆后,就满意的拿起那一套调教用的黑色棒子对雪蜜莉娅说道:「这个棒子是和后面的感应器联动的,只要这个感应器被触动的话……就会……」霍伊尔的手指轻轻地弹了下一个感应器的下面的金属片。

  顿时那根黝黑的「狼牙棒」居然开始了顺时针的旋转!而还没等到雪蜜莉娅反应过来,霍伊尔又用手指头弹了下另一个感应器,顿时那个有鸡蛋大小的龟头就跳出了一阵蓝白色的电弧!演示完毕后霍伊尔在雪蜜莉娅一脸的紧张和无助的目光中吹了口呼哨,一边伸手抚弄着少女神官那长满了和她发色一样是暗红色「芳草」的沼泽,她的阴毛不多,但是很密、也很短,摸上去沙沙的,舒服极了,穴口的的那两片迷人的花瓣有些小,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褶皱堆垒无比诱人。霍伊尔在梳理阴毛的同时还时不时在沼泽顶端的花蒂上用指甲划动,不断地挑动着这位神官少女那脆弱的神经,令这位翼人小姐的小嘴里不断地发出断断续续的娇吟。当然在舒服之外,也有点难受,雪蜜莉娅总感觉到心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搔,有说不出的烦躁,

  霍伊尔说完后便故意使用慢动作,让雪蜜莉娅更加的延长在其心里的焦虑和不安持续的时间。他轻轻拨开雪蜜莉娅的双腿,她的腿非常强健有力,腿上没有一点赘肉,薄薄的皮肤下就是坚韧的肌肉,这几乎是所有盾战士的特征。

  「雪蜜莉娅小姐,想象一下,如果这棒子全部塞进你的阴门那你会等下有多舒爽?」霍伊尔的话还没有说完,慢吞吞的动作忽然像是化为平时早晨的剑术练习中的第一个被他练得管瓜烂熟但依旧每天都要做一千回的动作:直刺!目标就是雪蜜莉娅的那眼正在不断涌现出黏糊糊滑腻腻花浆的诱人蜜穴!

  突然间的一阵难以言语的满足感从最深的地方传来,雪蜜莉娅「啊……」地轻吟了一声,忽如其来的袭击使得她下意识的挺直腰。却没想到她一用力,反倒让霍伊尔手中的棒子更深地刺入,已经有一半的棒身进入了这一个温软的暖腔。
  雪蜜莉娅的感觉先是由于霍伊尔挑逗使得自己的蜜壶早就已经酸麻到了极点,而现在却被骤然的填满自身的空虚后令她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是飞了起来似的,又仿佛是坠入了九幽深渊,她的身体就像是通电一般颤抖不已,阴道剧烈地痉挛着,穴口喷涌出汩汩的阴精。

  而霍伊尔的感觉是,他手中的棒子插入的地方又紧又窄,几乎是硬挤进去的,里面像是有一双手紧紧攥住似的,但是又比手指要柔嫩纤细无数倍。然而他的手再稍稍用了点力想让棒子全部进入时,让他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没有拔出分毫,手中的黑棒被箍得紧紧的,雪蜜莉娅那娇嫩的小穴口,居然像是铁铸的一样。
  只听到咯咯一阵轻笑,笑声让霍伊尔感到面红耳赤,他知道自己又要被戏耍了。不过他更惊诧的是,他和雪蜜莉娅之间的实力差距,他用的毕竟是整条手臂的力量啊!

  「呼呼,领主大人,看来是您因为中午没吃饭所以没有力气了?」雪蜜莉娅一边调笑,她的腹部一阵蠕动,穴口总算是松了一些。不过就算是这样,霍伊尔想拔出来也颇为艰难,他只抽出二分之一,正打算再插进去,没有想到雪蜜莉娅却轻轻舔着他的耳朵腻声说道:「领主大人,要全部拔出来哦,然后再重重的插进去,你的臂力太差,以后要多锻练一些啊~ 」

  霍伊尔把那根狰狞的黑棒子及根捅入雪蜜莉娅的花道后,雪蜜莉娅就眯起眼睛享受着棒子给她带来的满足。霍伊尔也不在意,拿起挂着的那两个感应黑盒子贴在雪蜜莉娅身后的那对羽翼的根部!

  正陶醉在高潮的余韵中雪蜜莉娅立刻惊呼一声,她的羽翼突然僵硬,身子一坠,嗓子里才冒出尖叫就猛地被绞绳给勒了半截回去!

  然后她挣扎了起来,羽翼时而急切拍打,时而僵硬,一双玉腿仿佛正在跳探戈一样拼命跳跃踢腾,连没有束缚的手都几次想去抓绞索来给自己缓口气,若不是雪蜜莉娅的意志还算足够坚定,每次快要抓到绞索时硬生生的收回手,神官不受拘束的尊严就被她丢尽了。

  只不过那情形对一个翼人来说真是很不可思议,就好像一个游泳健将毫无防备的突然给人踢进水里,他就跟溺水了一样慌乱扑腾。

  现在的尴尬处境只有雪蜜莉娅自己知道,两个感应器的位置处于她羽翼的根部,只要她一扇动双翼,深埋在花穴里内的那根「狼牙棒」就会肆意的大闹子宫;而如果不扇动双翼绞索就会勒住她优美的脖颈。

  霍伊尔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快意的说道:「雪蜜莉娅小姐,其实要绞死翼人真的很简单,只要不让你的羽翼煽动那你就和你的伙伴们没什么区别了。」
  「啊,差,差点死了……」雪蜜莉娅毕竟是实力强大的翼人,居然在这样的处境下找到了呼吸和享受的平衡,甚至还继续挑衅霍伊尔,「呜呜……这这……实在是…是太…激烈啦……啊…但是……光这个……喔噢……要泄了!!!光靠……这东西就想……要……要……绞死……一名翼……人那……就太过天……啊啊啊真……了!这…程度的……刺我可以……以坚持……整整一天……呀!」
  霍伊尔知道这样的确可以用这个办法慢慢地消耗这位神官少女的精力和体力,直到她筋疲力尽无力换气就可以彻底的完成这一场对他而言无比煎熬的处刑。但是他也清楚少女的话并没有错,要真的是用这种消耗的法子来吊死她的话时间还真的不够,要知道今天晚上他还有个宴会呢。

  看着霍伊尔轻佻的模样,雪蜜莉娅心里泛起不安的感觉,她吃不准这位小领主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你要……做什么,你……不能……给我……用药……的,那是违……违禁……行为……」

  原来霍伊尔把铁罐子放在处刑台上后,便拿起那根透明的管子,管嘴先是抵在翼人神官少女的后颈上,然后再缓慢地顺着她那雪腻的背脊线直直向下,「那当然,我才不会用规则以外的作弊手段,我只是要给你……灌肠!」

  管子终于来到了最后的目的地,就是这位翼人少女那比自己的花穴还要隐秘的部位:小嫩菊!

  「灌……灌肠?」雪蜜莉娅有些慌乱。

  「没错,就是灌肠,而且用的还是今天早上刚刚研磨好的热可可。来,让我给我们尊敬的雪蜜莉娅小姐地那娇媚诱人的小美菊尝尝鲜!」

  「什……什么!?热可可!」雪蜜莉娅一听,顿时浑身僵硬。要知道这可可浆可是很沉重的,这么一大罐可能有最少十几磅重,全部灌进肚子,那还不等于在自己的肚子里塞了个足月的婴儿!?

  这还是次要的,十几磅虽然重,也就多耗点体力,缩短几个小时的坚持时间罢了。可万一自己憋不住漏了出来,哪怕只是漏一点点在自己又白又圆的美臀或者长腿上,绝对会像白纸上的墨水一样清晰醒目!可可是深褐色的,那颜色很难不让人产生误会啊……

  这位公正之神的神官少女也并不否认自己的放荡,这是女人的天性,但她的脸皮还没有开放到当众表演『拉屎』的地步啊。自己的队友们在刚才的处刑里基本上都是以非常体面的方式死去的,她就万分懊悔去挑衅这位邪恶的领主大人。
  想到神职人员被处以极刑后无一例外都会要用留影水晶留下她死后的影像带回到教堂里报备,会被不知道多少熟悉或者陌生的教友们观看自己在弥留之际「屎」尿横流一身狼藉的模样……

  『噢!!我的公正天平啊……』想到这里,这位(五十六岁?)年轻的神官少女再也没法像刚才那般镇定自若,感受着管嘴在自己的尾椎骨附近转悠,立刻慌乱的扭动美臀躲避,娇嫩的菊穴附近肌肤居然泛起鸡皮疙瘩,细密的汗珠在她光滑白嫩的娇躯上不断地冒出,可见这位翼人神官心中的忐忑不安。

  霍伊尔右手掌握的管嘴最终触碰到她那粉红色的放射状菊纹时,雪蜜莉娅全身一颤,相隔不远的股间花穴悄然释放出一小股清澈的激流,居然就来一次小小的高潮!

  霍伊尔说完后便重重的在雪蜜莉娅那丰满而又圆翘的大白桃上打了一记巴掌,然后说:「雪蜜莉娅小姐,请你放轻松你的屁股,不然我就没办法完成灌肠工作了……,要知道『在处刑时女畜要绝对服从安排』可是天际通用的法律条文啊,作为公正神官的雪蜜莉娅小姐你应该不会违反吧?」说完后就立刻看到雪蜜莉娅紧绷的身体顿时老实下来,霍伊尔微微一笑,就伸出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打开那两瓣弹性惊人的臀丘。

  「呜呜,这下完蛋了,我怎么会遇到这一个腹黑的恶魔啊!?怎么办?要不要求饶?啊啊啊!进来了!!不要啊,求求你,别再灌了,好沉啊。」仅仅只是开始,少女神官就感觉半液体状态的热可可那沉甸甸的分量,想到自己的肠子会被它慢慢地倒灌上去,然后像泥石流一样往上填充,女神官就有种求饶的冲动。
  「他会不会给我一个塞子呢?哪怕像是小狗尾巴那样的丑陋也好啊,不行了不行了!」小神官的双脚夹得紧紧的,不自然的轻微颤动着。领主大人好像是看穿了她心中的渴望,慢悠悠的说道:「对了,为了表示对雪蜜莉娅小姐的尊重,我就不给你堵上菊塞这种太过羞耻的调教道具了。」然后把罐子挂在绞刑架上,让神官妹子自己看着粘稠的热浆不断地往下流。

  「什么!这个恶魔,我诅咒你,你……」这句话对神官妹子来说不啻天大的噩耗,她忍不住像魔鬼一样诅咒这个黑心的领主,但她内心的诅咒很快就被打断,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开始咕噜噜的叫,传来隐隐胀痛,胀痛很快变成绞痛,仿佛从菊穴里灌进去的不是热可可,而是一磅重的泻药,沉甸甸的可可浆和排泄的欲望死死的压在小小的菊穴上,恨不得立刻喷薄而出!

  然后神官少女进入了紊乱状态,再也无法维持窒息和快乐的平衡,这样下去不需要20分钟,她就会被绞死。而霍伊尔却小声的在处于混乱边缘的神官耳边说道:「我在可可里加了凝固剂,要是你能坚持一个小时,可可就会凝固哪怕你死后也不会漏出来。」

  神官少女立刻燃起多活一会的欲望,一个小时,只要一个小时就好。尽管知道这样的状态下坚持一个小时希望异常渺茫,但再渺茫也比绝望要强。

  雪蜜莉娅知道领主是故意折磨自己,但是为了她自身的神职人员形象,她必须努力挣扎着活下去!

  肠道内传来一浪高过一浪的肿胀酸涩,雪蜜莉娅拼命的拍打翅膀浮高身体,艰难的抗拒那不断涌入心头的窒息感,触发的感应立刻在早已高潮数次的子宫中炸开来。

  「呜呜,不,不行了,要泄了!!!!」雪蜜莉感觉自己完了。无比敏感的子宫又一次喷发出一大股阴精来,羽翼的拍打变得紊乱,刚刚喘了口气的雪蜜莉娅又一次被勒住了脖颈。死亡的阴影给她带来的致命快感前所未有的强烈,几乎令她想就这么幸福的昏死过去。

  但一股尿意涌上来和菊穴从快要喷发的便意硬生生将她的享受打断。

  雪蜜莉娅再次奋力拍打羽翼,下身要害部位遭受到了猛烈的电弧冲击瞬间让她混乱的心神一阵清醒,立刻将她从即将到来的巅峰上撞了下来。

  「噢……!!!」雪蜜莉娅顿时咬紧了银牙,娇躯一阵乱颤,她现在早已浑身汗湿,下身蜜水四溅滴落。

  但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只是在饮鸩止渴,性快感是可以堆积的!像水库闸水一样,一旦释放那就是万马奔腾势不可挡,一但自己坚持不住最后释放会获得极大的快感和非常强烈的高潮,那时候她绝对会身不由己的服从本能给她带来的绝妙享受,从而让前面的努力尽数化为乌有。

  尽可能多的高潮会大幅提升女畜肉体的品质,被做成菜肴后通常都摆放在主菜的位置上!要知道这对于天际的女性来说就是对她最高的肯定。宰杀前例行的轮奸就是这个目的,那是极品肉畜才能享受的待遇,现在雪蜜莉娅堆叠了这么多次高潮,能硬生生将她的肉质品级提升到绝品。

  雪蜜莉娅对于霍伊尔可是一点感激之情都没有,自己沦落到如此地步可是要多亏了他的「鼎力相助」(这妹子怎么不想想刚才她的嘲讽拉了多少仇恨?所以翼人妹子啊no zuo no die 这几个单词等死后再慢慢琢磨吧。)。要知道过犹不
及,不能放松下来享受的高潮就成了无法忍受的痛苦,太过密集强烈的高潮让雪蜜莉娅难以承受,而她还要拼命抗拒高潮的快感。

  一生只有一次的秀色体验变成了这样,委屈愤恨的泪水蓄满了眼眶,她知道自己估计是难逃当众出丑的命运了,现在时间才刚过去了大概十分钟,但现在她肛菊处喷薄的欲望正在不断地蚕食着她最后的坚持!

  花浆和圣水像两条断了线的珍珠时不时的滴落,后庭不能排泄的痛苦不断叠加,折磨着雪蜜莉娅脆弱的意志,越来越敏感的身体越来越无法坚持。现在她就像站在火上的母鸡一样疯狂跳个不停,高潮一波接一波,蜜水喷个不停,却失了三分圣洁的奉献之感。所有人都好奇领主大人是如何让一个圣洁的神官变得如此疯狂的。

  「已经十五分钟了,真不愧是神职人员啊,意志真是坚强呢。」霍伊尔半蹲着身体,死死的盯着雪蜜莉娅那朵像是海葵般蠕动的菊门,玩味的打趣着神官少女。

  「已经二十五分钟了,现在已经有些泄露的苗头了!加油哦,这么快可不行啊。作为队里的mt雪蜜莉娅小姐你可不能说不行啊。」

  霍伊尔从菊纹处看到了丝丝缕缕的黑线,热可可的浆液开始突破肠道底部的软肉,神官少女的肛肉再怎么奋力的包裹也无法彻底的拘束它们了,短暂却剧烈的消耗已经让这位神官少女已经开始力竭了。

  而雪蜜莉娅的心跳也开始越来越急促,缺氧使得她的脸蛋开始泛起了不健康的红潮而,背后的双翼也变得无力,这就代表着她再也无法进行换气,只能被动地抽搐痉挛,慢慢的走向死亡。

  雪蜜莉娅感觉到那脖子上致命的压迫,那浑身跳动的痉挛,是那么的亲切而美妙!痛苦和快美本来就是不可分拆的,快美的顶峰就是痛苦,而痛苦的极点就是快美,这对天际里有过性爱的女孩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

  整整三十五分钟过去了!这位翼人小姐已经有十分钟没能呼吸了,她的生命终于进入了死亡的不可逆转阶段。

  霍伊尔看着雪蜜莉娅哪怕是处于弥留之际却还依旧一脸的倔强,心里不由得一软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便在雪蜜莉娅那包含着怨恨的目光中走到她的耳边说道:「其实凝固剂起效的时间只要三十分钟就可以了,一个小时是彻底的凝结成块,三十分钟的粘性足够让呈现半液体状态的它们无法从你的肠道里呈现液态滴落。」

  雪蜜莉娅一听双眼猛地瞪大,立刻放松了下身的括约肌,得到验证后就立刻双眼冒火的死死盯着霍伊尔,仿佛要用目光里的怒火把霍伊尔给烧成灰烬。
  霍伊尔则坦然的面对着雪蜜莉娅那愤怒的目光,对她说道:「雪蜜莉娅小姐,我刚才给你高远地目标。才能让你不得不使出各种手段去争取,去拼搏。假如我刚才说你只要坚持三十分钟的话你还能坚持到现在?如果你现在还怨恨着我的话那我为刚才的谎言对你道歉。」

  这时候她那漂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翻白,舌头毫无顾忌地伸出口外,雪蜜莉娅感到全身到处都是无法控制的痉挛,特别是肠道,更是一阵一阵的抽搐痉挛!她将双脚并得紧紧的,然后小幅度的一蹬一蹬,不紧不慢的痉挛,而没有任何拘束的双手则慢慢地抬起来,对着霍伊尔比了两个有气无力的中指!而霍伊尔则苦笑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自己作为贵族是不应该和一位女士如此计较,这样有违绅士风度。

  比完中指后雪蜜莉娅突然身子一下子紧绷,全身开始嗦嗦的抖动,继而又双腿猛的一蹬,挺直了身子一阵阵剧烈的抽搐,双手双脚大腿腰枝一齐颤动抽搐。她弓起身子,双手握紧拳头,微微挺起胸,全身硬硬地僵住,就象一个定格动作,那浑圆、坚挺、令人遐想的双峰骄傲地耸起,它们已经胀得又痛又硬,她仿佛感到好像有一双大手在拼命的按捏她的双乳,她痉挛着,呻吟着,爱液在不断地涌出,令她的阴部湿淋淋一片!

  「也该结束啦!雪蜜莉娅小姐,你的愿望」霍伊尔看着雪蜜莉娅现在的样子,深深地出了口长气,这一场处刑总算到了「曲散人终」的时候了。

  雪蜜莉娅的意识开始慢慢丧失,这时她的身体的所有动作都开始呈现不自觉的反射反应,双翼像是触电般的弹起,双手十指一张一曲,双腿一会儿是如快步行走般前后交叉摆动,一会儿又夸张地如青蛙般又蹬又踢,一会儿又绷直脚尖抖个不停。她的胸口已经没有了起伏,但漂亮的双乳仍然在震颤着,全身也不停痉挛抽搐。

  又过了一会儿,只见她拼命地将胯部往前顶,并以夸张的姿势反弓起身子抽筋,开始了濒死前的痉挛反应,她全身的肌肉一下子绷紧,随后剧烈抖动,一下子又放松开来软绵绵的似一团棉花,她的眼睛已经完全翻白,舌头全吐了出来。然后她的挣扎的幅度慢慢降低,原本「喀喀」作响的喘息声也变成细细的哼呀哼的,每哼一下全身就抖动一下。

  随后,她的双翼就再也抬不起来了,只能随着身体的痉挛有一搭没一搭的抖动或晃动着。只见她身子猛地僵直,两腿一下子绷得笔直,全身肌肉一抖一抖的,就这样抖动了大约二十秒钟左右,然后全身一下子放松,抽搐了几下,又猛地绷紧,几秒钟后放松,这样反复了好几次。

  最后,她的双腿死死地夹紧,整个娇躯向后呈角弓反张状态,喉咙里发出凄厉的「喔喔……」的声音,这样又足足坚持了半分钟,才「咕」的一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随即整个身子软软地垂了下来。

  「真是完美。」霍伊尔轻嗅着雪蜜莉娅残留在艳尸上的体香,目不转睛的欣赏着雪蜜莉娅的艳尸。

  只见她静静地挂在绞架下,羊脂般的肌肤在阳光下闪耀着莹莹的光芒!全身都很放松,两条洁白无暇的长腿软软地垂着,胯间那一抹暗红色是那么的夺目,萋萋芳草被爱液被汗水粘在一起,柔顺向下,在最下面的顶端,显露出一滴晶莹的露珠。脖子被绞索拉成一个可怕的角度,头稍稍仰向右上方,长长的暗红色秀发从脑后披下来,很柔,很美。她的脸颊上微微有点红晕,眼睛微微睁着,眼珠向上翻,嘴唇微张,伸出了一点点舌尖。

  至此,化解了雅顿城危局的「醇酒玫瑰」冒险小队已经尽数成了霍伊尔领主的私人物品,而这样的故事还会在天际大陆上的各个角落中不断地上演着。直到……

                全书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加载中